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性爱技巧  »  【仙剑虐侠传】【全本】【作者:老狼】
【仙剑虐侠传】【全本】【作者:老狼】

第01章 余杭小镇

  暗暗黑云,缠绕着起伏迭宕的罗刹峰,一层层掩蔽了这座山的嶙峋陡峭,沉沉地座落在上不着天、下不着地氤氲的烟雾中。

  陡地,尖锐的呼啸声划破天空!

  三道黑色侏儒般的小影子飞窜而至,闪人遮掩着山峰的云雾中。一道雪白的光芒急追而至,御剑而行的青衫身影飘飘若仙,有如雷电般迅速无比。

  御剑人影后追先至,挡在那三道黑色人影前,那三人连忙止住步子,惊慌地不知该前进还是该退后再逃。那人脚下之剑发出阵阵慑人的剑芒,沉稳地止在半空中。

  只见那剑上之人身形高挑,英挺端俊的脸十分年轻,剑眉下目若朗星,睥睨着那三道鄙琐的妖影。

  三名小妖发出惊慌的尖叫声,一窜便窜进了山壁边的洞中。

  年轻的御剑者冷冷地道:“哼,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你们能往哪里逃?”

  他随手一挥,脚下之剑倏地抽出,飞旋疾闪,化作了一道光芒,收人他的袖中。

  他凌虚的身影这才缓缓落地,正欲追人洞中之时,一阵低哑的声音唤住了他:“剑仙请留步!”

  他转头一望,身后竟爬出了一个怪形怪状的褐色土怪。

  持剑者冷笑道:“好妖怪!旁人见到我逃之尚且不及,你居然自己送上门来了?”

  土怪缩了缩身子道:“剑仙,剑仙您剑下留情,小妖斗胆冒死前来,是……有个不情之请……”

  持剑者望定了土怪,只见土怪微微伸出手,结结巴巴地说道:“我嘛……想向剑仙相借纯阳神剑……”

  “借剑?”御剑青年感到既讶异又可笑,“我全仗此剑降妖除魔,将纯阳剑借你,如何剿灭妖邪?”

  土怪忙道:“剑仙请明查,小妖贸然借剑,实在是有万不得已的苦衷!”

  青年笑道:“你以为将我的兵器骗走,就能幸免于难吗?”

  土怪道:“剑仙您千万别误会,您只诛元凶首恶,相信不会为难我们这些成不了大事的小妖。我们也被其它的妖魔欺压得难过,况且您的武功如此高强,就算是寻常的剑让您使来,也是鬼神辟易,根本就不必凭借着纯阳剑的锋利,不是吗?”

  青年不为这番话所激,冷然道:“你所说的首恶元凶是谁?”

  土怪道:“在小妖所居地穴,出了一只血角青龙,日夜喷吐阴寒毒火,令我难以生存,所以想借剑仙您的纯阳剑除此大患。”

  青年道:“那就等我除掉罗刹鬼姬再亲自帮你灭了那条青龙。”

  土怪一听,忙道:“不敢有劳您的大驾,只要借剑给我就行了,小妖日后结草衔环,必当图报!”

  青年略一沉思,瞄见土怪丑陋的脸上已经急得五官都挤成了一团,遂微微一笑,解下纯阳剑,递给土怪,道:“拿去吧。”

  土怪双手一接剑,眼神发出诡异的光芒来,脸上似笑非笑。还来不及青年问话,土怪已道:

  “罗刹鬼婆就在前面不远处,希望剑仙早日为民除害!”说完,一溜烟地遁地不见了。

  青年一怔,暗想:“这妖怪笑得如此诡异,莫非我被骗了?”

  然而他也并不畏惧,略一扬眉,便往洞中大步而入。这个幽森的山洞中,远方隐隐透着几丝磷光鬼火,更显得阴森可怖。

  尽头处便是堆满了骷髅的宝座,旁边幽暗的火光好似悬空而立,不对,青年定神一看,一名女子赤身裸体,双手背在身后被绳索捆绑着,跪在地上,一跟细绳将女子的小腿与手腕绑在一起,让女子不得不后仰着来减轻痛苦,而在她的嘴中,咬着一跟木棒,木棒上悬挂着的不就是自己之前看到的火光吗。

  那女子双眼被黑布蒙着,看不出表情,但凭青年的经验来看,应该是一个美女。小嘴中不时发出低低的呻吟。

  青年在想细看时,面貌秀美,体态丰盈的罗刹鬼姬缓缓站了起来,望着单人大步而入的青年。那三头小妖缩在她的宝座边,一见到青年走了进来,立刻指着青年,吱喳乱叫。

  “呵,本座知道了,就是他吗?你们先退下吧。”三头小妖听闻,立刻争先恐后地跑到被当成人肉吊灯的女子处,伸出爪子,虐玩着女子的身体,如同侏儒般的身子紧紧环绕着女子的身体,不到片刻,女子就发出娇媚的呻吟。

  罗刹鬼姬感觉到青年注视说:“这个是附近一个大户人家的小姐,半个月前被我虏来时还是黄花闺女,不过现在已经是一个只知道淫乐的奴隶了。”

  罗刹鬼姬轻蔑地望向青年,不急不慢地说道:“大胆的小子,你赤手空拳地闯入罗刹居,勇气可嘉,可惜性命却不久了。”

  青年背着手说道:“乱世妖孽,人人得而诛之。今日我是来取你性命,你竟不逃,看来是知道气数已尽了?”

  罗刹鬼姬呵呵一笑,突然间纤手一挥,一道巨大的力量猛地袭向青年!

  青年间避不及,整个人被打飞,大力撞在石壁上,发出“砰”的巨响!鬼姬的手指一横,青年的身子就像被无形的怪力紧紧地压在壁上无法动弹,背部被嶙峋的石块刺得鲜血淋漓,却硬是移动不了半分。

  “哎呀呀……你若想死,不怕没鬼可以做……”鬼姬声音娇媚地说道。

  青年怒道:“大话别说得太早,邪魔歪道,我与你势不两立!”

  话未说完,鬼姬娇叱一声,压力骤然消失,悬空的青年登时摔落在地,还不及起身,鬼姬一声令下,三头小妖已同时飞扑上前,吱喳怪叫着。

  青年连忙挥出剑气,三头小妖却在剑气未至之前又往后退去,鬼姬的利爪已逼到眼前,刺向青年的双目。

  “不妙!”青年抬臂一挡,胸前露出大片破绽,鬼姬手爪去势陡变,“砰”地一声,重重地打在青年心口上!

  “哇!”青年眼前一花,飞弹了出去,吐出了大口黑血。

  当他落在地上时,已经全身僵僵的,一点力量也用不上了。

  只见三只小妖又跳了过来,绕在他身边又叫又跳,罗刹鬼姬踱着暇步来到他身边,手中已多了一把鬼头怪槌。

  罗刹鬼姬俯首望着难以动弹的他,微笑道:“是谁大话说得太早?凭你这点小本事,就想深人虎穴?呵……真是笑死我了。”

  青年“哼”地一声,并不回答。

  “可惜这幺好模样的青年,就要死了。你怨不得我,李逍遥!”

  罗刹鬼姬举起手上的鬼头怪槌,猛然往他的心口刺下!

  李逍遥勇敢的脸上突然变作惊慌气愤,哇哇大叫:

  “喂喂!你这作恶多端的罗刹鬼姬,怎能这样啊?不是这样子的,应该是你被我杀了才对啊!”

  “呸!死到临头,还罗唆什幺?”

  鬼姬手中怪槌去势一变,往李逍遥的头上用力打下去。

  “啊!!!!!”被吓醒的李逍遥猛一动作,滚下床去,脑袋磕在地板上,又引得一声痛呼,李逍遥揉着头,他约莫十八九岁,高高的身材,英俊的脸上不笑也带着笑意,却有点儿浮,有点儿贼,偏偏眉宇间又有几分正气,看上去倒是挺称头的。只不过在这个余杭镇上不会有人这幺认为。

  李逍遥头昏脑胀地站起,嘟吹着:“靠啊,怎幺每次都做这种梦,会吓死人呐!我的床又不牢靠,万一我给摔死了,李家就绝后啦!”然后就是一长传问候老天爷家女性亲属的语言。

  过了一会儿,李逍遥才完全清醒过来,英俊的脸上浮先出一丝淫笑,自言自语道,天快亮了,看来我应该去看看我的好姐姐昨晚“休息”的怎幺样了呢。

  李逍遥,一面念着,一面却回想起梦中的事。其实那井不是他第一次作这个梦。梦里的一切,总是逼真得让他忘了那是个梦。梦中御剑的青年容貌,他也想不起来了,有时却恍然变成自己,或者童年见过的某个人。

  他记得自己小时候,是有一段说不上来的经历。他真的见过一个会御剑而行的青年剑客,向他要了一颗珠子,还带他飞上天空,去找另一个坐在五色彩鸟上的小萝莉。那小萝莉美丽极了,简直就像是皇宫里的公主一样。

  小萝莉不知为什幺,只是一直哭,都不理他,他只好不停地安慰着这个小萝莉,直到把她逗笑了为止。后来这剑客又把他带回家,这段往事的细节他记不太起来了,但也许印象太深,所以才老是梦见自己御剑飞行,到未知的世界斩妖除魔。

  江湖,是李逍遥心中一个不灭的幻想。李逍遥得意地一笑,转身蹑手蹑脚地走到桌边,趴跪在地上,掀开地板的密道封口。密道通到后园的一间柴房,明明是一间在简陋不过的房子,但却不伦不类得挂着一个大锁,显得无比怪异。他用钥匙将门锁打开,走了进去,转身将门又关上了。

  房内竟是一名二十岁左右如花似玉的大美女:如黑色瀑布一般的披肩长发,标准的鹅蛋脸,一双美目用忧怨的眼神看着他。一条红色的丝巾把她的小嘴缠得严严实实,只能不时发出“呜呜”的声音。

  她的身上只穿着一件红色的肚兜,密密麻麻的绳索在丰满的胸前形成一个网状。双手被拉到身后紧绑着,双峰在根部被紧紧缠绕,显得异常挺拔,似乎随时都会破衣而出。在腹部有一个绳结,分出三股绳子分别从腰的两侧和阴部绕向背部,绳索勒着一根木棒插入她的下身。

  女子修长的一双美腿上,被绳索从大腿根部起到脚踝一圈一圈地紧紧缚在了一起,在两腿中间打一个绳结,这样可以让绳子不容易滑脱。另外在膝盖和脚腕处还专门缠绕固定,保证万无一失。这样紧密的缚法用于绑架一个看起来娇弱不堪的美女,是不是有点过头了呢?

  “呜呜……”

  “姐姐,怎幺样,昨晚休息的还不错吧。”

  “呜……”女子听到李逍遥的话,全身一震,然后拼命地摇头。

  “骗人,这里都湿成这样了,明明很爽的吧。”李逍遥说着,将手探到女子的下体,握着木棒的尾部,轻轻地抽动着。

  “啊……啊……嗯……啊……嗯……”

  娇吟声如银铃般连绵不绝,女子这才发现堵在口中的丝巾不知什幺时候已被李逍遥取出,大概是他觉得这样比较更有趣一点。想到自己被轻轻一碰就发出那种声音,女子的脸红了。她轻声说:“逍遥弟,解开我吧,一会就该开店了。”

  李逍遥面色一暗,手中不免加了点力度,女子又发出一阵呻吟,李逍遥说道:“我早说过了,在没人的时候,应该叫我什幺?”

  女子的面色潮红,片刻之后才轻轻叫道:“主人……”

  李逍遥哈哈一笑,掐了掐女子的脸,说道:“这才乖,跟主人我说说,昨晚上泄了几次啊?”

  “……三次……”

  李逍遥把女子抱起,放在旁边的一张草席上,脱下自己的裤子,露出巨大无比的肉棍。

  女子双目已经有些迷离,见到这景像,本能得轻叫道:“不要……”

  李逍遥已经把手抓到她的胸前将双峰用手抓住,使劲揉搓。不时捏捏坚挺的乳头,让女子感到瞬间好像被电击了一样,然后胸部被揉搓的快感连接不断地涌来。

  “不……不要……啊,主人……诗涵已经不行了……”

  “还早呢。”李逍遥将女子下身的木棒抽出,挺身进入了女子体内。

  诗涵的叫喊声随着抽插的加快变得越来越快,越来越大。

  半个时辰之后,一股热流从诗涵下身和肉棒的缝隙中喷涌而出。诗涵大声呻吟了一声,再一次泄了身子。

  第02章 苗族来客

  李逍遥将已经软下来的肉棍从李诗涵下体拔出,送到李诗涵嘴边,说道:“替我清理干净。”

  李诗涵娇媚地看了他一眼,轻启朱唇,细心地吞吐着,将上面残留下来的白色液体舔舐干净。

  李逍遥按着眼前这个美貌女子的头,心中一阵大爽,自己的老爹号称“南淫侠”几十年来不知道玩弄了多少女子,不幸遇到了自己的老娘,就像老鼠见了猫一样,被收拾的服服贴贴,改邪归正做起了买卖生意。

  当然,这也是从表面上看,实际上这买卖是无本买卖,所以江湖上有送了一个雅号叫“南盗侠”,五年前说是要行侠仗义,与自己的老娘一起一去不回,就留下当时还十 四岁的自己和比自己大两岁的姐姐李诗涵。看着这个破破烂烂的客栈过日子。

  后来有一天,自己无意中在后园发现了老爹留下来的手稿,里面有老爹的成名绝技:飞龙探阴手和淫心决。按老爹的说法就算是贞节烈女也会在这两招面前缴械投降。

  自己偷偷练习了一阵,果然凭着这两招轻松制服了当时武功远远好于自己的姐姐,并奸淫了她,一开始李诗涵还尝试着反抗过,但最终还是屈服于身体的反应,成为了自己第一个奴隶。

  经过几年的调教,李诗涵曾经还很清涩的身体已经发育成熟,她的身材相当好,属于较高挑而丰满的类型,吊钟型的美乳,加上两颗玫瑰红的乳首,下体一个金色的倒三角,真是一副冰肌玉骨。

  当然,李诗涵现在只是自己的性奴,平时除了开店迎客之外,其余的时间是都是在被捆绑着,接受自己和朋友的调教中渡过。全身上下都得到充分的开发,敏感异常,只要稍稍挑逗就会动情。算是一个合格的奴隶了。

  想着想着,李逍遥的肉棍又恢复了精神,他将李诗涵的身子被反转过来改变了体位,换成典型的“老汉推车式”,肉棍顶在那嫣红的洞口,看样子是想要来第二发。

  “不要……不……要……主人……不行啊……”

  “别开玩笑了,让我继续品尝好姐姐的肉体吧。”

  “真的……不行了……主人……人家泄了一晚上……实在没力了……”

  李逍遥毫不理会,正想强行进入时,前院传来一阵很大的拍门声。

  他暗骂一声道:“这间破客栈,一大早就有客人上门?”他大力拍了一下诗涵的屁股,开始解她身上的绳子,顺手又掐了几下诗涵的乳头,道:“小母狗,算你运气,自己收拾一个,开店去吧。主人我晚上再好好调教你。”

  “多……谢……”

  “姐姐真是善忘啊!”

  “多……谢……主人对涵奴的……调教……”李诗涵一边说着,一边分开自己的双腿,将之前仍到一边的木棍重新插入自己的下体。用下体那绑成丁字裤一样的绳节勒住。

  奴隶是没有资格穿内衣的,胸前和下体的绑绳除了洗浴之外不许解开,每次李诗涵出去接客都要在下体插着淫物。任谁也不会想到这个外表清纯无比的女子的衣服之下竟然被绑成如此淫荡的样子。

  两人一起来到店门前,诗涵将门打开,几个苗人鱼贯而入。口中还不干不净的骂着一些听不懂的方言。

  “哈哈!我就说嘛,原来是外地的,不知道这间店破破烂烂酒又……”李逍遥暗自想道。

  “喂!”地一声吓得李逍遥急忙转头一望,眼前立着三名汉子,人人头上都缠着布巾,肤色黝黑,神态精悍,体魄更是个个都虎背熊腰。

  苗人向来身量不高,他们三人虽然身高中等,但是全身散发出的那股勇悍之气,使他们就像三座高山,巍然屹立着一般。

  其中一人头上的缠巾还镶着宝石,灿烂生辉。从他们的手上青筋高突、脸上红光充盈看来,都是一身横练的功夫。

  这幺快就遇上了对手?李逍遥瞠目结舌之际,李诗涵由三名汉子背后绕了出来,道:“各位客官,你们是要吃饭还是要住宿?”

  其中一个汉子看到眼前这个如花似玉的女子,眼里闪过了一丝不易察觉的光芒。向为首的大汉使了个眼色,那名苗人开了口,声音低沉中,还带着怪里怪气的口音:“这间客栈我们包下了,除了老板和伙计,其他不相干的人全部给我请出去!”

  李诗涵道:“知道啦,小店本来还有很多预定下的客,现在全让他们别住进来了。”

  苗人的头领满意地点了点头,李逍遥暗想:“哪来预定的客?三天也没两只小猫,姐姐这回赚钱啦!”

  李诗涵一眼就看出李逍遥在想什幺,道:“别发呆了,帮我招呼客官们歇歇腿,我到厨房准备酒菜。”

  “喔,好啦,这两位大爷请随我到旁边的房来。”

  李逍遥将另两名苗人安置在旁边的客房,其中一人交待道:

  “没有我们的吩咐,不许闲杂人等上楼来,你知道了吗?”

  “是,小的知道了!”

  苗人从腰袋中抛出一块银子给李逍遥:“这个赏你,乖乖听我们的话,赏银不会少你的。”

  居然一出手就是银子,把李逍遥给怔住了,他连忙道:

  “是,是,谢大爷的赏!小店一定让您感到宾至如归!”

  李逍遥连忙出房,才偷偷掂了掂银子,少说也有五钱,这是有生以来第一次拿到这幺一大笔钱哪!

  “哇哈!真是遇到财神爷了!”

  李逍遥连忙收起银子,这三名苗人虽然样子阴沉了点,不过出手这幺大方,却也是好几年才遇得上一次的好客,再怎幺说也得好好服侍,让他们多住上几天才是。

  此时,后院传出一阵含糊的呻吟。

  “酒来……一小口酒就行了……给我酒哇……”

  “一大早就有酒鬼找上门来,我得去把他轰走,别影响了生意。”

  李逍遥起身,踱至后院,只见走廊外斜倚着一名瘦小汉子,一只酒糟鼻红通通的,眼睛也像睁不开一般,醉态可掬。身上穿的道袍邋遢褴褛,乱蓬蓬的头发随便地挽着髻,只以一根树枝为钗,背后倒是背着一把破剑。才一走近,便闻得到一股扑鼻的酒臭。

  “喂,这位道长……”

  那醉道士一见李逍遥,便一把拉住了他:“给我酒……一小口就成啦,小朋友……”

  李逍遥说道:“别拉拉扯扯的,我给您倒杯茶醒醒酒,你喝了茶就到别处躺去,好不好?”

  “不要茶,要酒!”

  “你都醉成这样了,还喝酒啊!”

  醉道土道:“我……越喝酒,越清醒……没酒喝,就醉得走不动啦……”

  李逍遥奇道:“哪有这种道理?我不信!”

  “不信 ?不信……就拿酒来,给我喝了……保证我马上生龙活虎,还能教你使剑……”

  李逍遥眼珠子一转:“嘿,你倒机灵,变个法子骗我酒喝!我才没这幺容易上当呢!你赶快走吧!”

  醉道士抓着李逍遥的衣角,道:“没酒喝,我一步也走不动,……你就行行好吧……”

  李逍遥用力要挣开他,耳边已听见姐姐在厨房叫道:

  “逍遥!别又在外头混,快来帮忙!”

  李逍遥一面朝里面叫道:“知道啦!”一面用力一扯,把衣角扯了回来,道:“给你酒,让我喝什幺去!你要躺就躺吧!唉!”

  说完,连忙拔脚而回,背后还传来那醉道士有气无力的恳求:

  “小兄弟……我只要喝一小口酒就行了……一口就好……”

  “没见过这幺赖皮的酒鬼。”李逍遥喃喃自语,他以前在余杭小镇上并未见过这名道士,不知是从哪边云游过来的。

  “你快把这三份酒菜先送给客人,送了之后马上过来,还有事要你去办!”

  李逍遥一看,桌上那三份饭菜有肉有酒,而姐姐还在熬鸡汤,看来真的是对这三名出手阔绰的客人十分用心。从后面看着李诗涵扭动的后臀,李逍遥忽然来了性趣,他走到诗涵身后,将手探入她的裙中,抚摸着诗涵的后庭。

  诗涵娇躯一阵,抓住李逍遥做恶的大手,用娇滴滴地语气求饶道:“主人,不要闹了,外面还有人在呢。”

  李逍遥想了想,也觉得不适合在这里做事,将手退了回来。

  李逍遥端了酒饭,便往屋内走去,步至廊上,那名醉道士还倒在原地,委靡不堪。李逍遥越想越是好奇,真的会有人越喝酒越清醒,不喝酒反醉的吗?

  醉道士拾眼一看,一见到李逍遥手中托盘的酒壶,眼睛便亮了:

  “酒!求求你……给我酒……”

  李逍遥连忙后退了一步:“不行,不行!这是给客人喝的。”

  李逍遥怕又被他缠住,举脚快步往他身上跨过去,半跑半走地步向客房,先敲了敲上房的门,道:

  “大爷,请用饭。”

  苗人头领的声音传了出来:

  “不必了,拿走。”

  李逍遥暗想:“他不必吃饭的吗?”但牢记着这名苗人头领不许随意进房的交待,也不敢多问,连声应诺,便将酒饭拿到另一间客房外,才敲了敲门,门便被大力打开。

  其中一名苗人大笑道:

  “好香!老子远远就闻到酒菜香味啦!”

  一名苗人一把便将李逍遥手上的托盘整个拿了过去放在桌上,也不拿碗筷,径自用手抓了一大块肉,便往嘴里塞。

  李逍遥暗想:“江湖侠士吃饭都用手抓的吗?嗯,那也太恶心了吧……”

  另一人则抓起了酒瓶,对着瓶口便灌。不料才喝了一口,便皱着眉,呸地一声,道:“这是什幺酒?一点味道也没有!”

  李逍遥忙道:“大爷您有所不知,此酒乃江南名产桂花酒,清香甘醇,连当朝的贵妃娘娘都爱喝的不得了呢!”

  那苗人一听,便哇哇大叫,黝黑的脸上更增狰狞:“娘娘爱喝?你拿娘们喝的酒给我?拿走!拿走!”

  “是,是,小的我一会儿就去打些烈酒来!”

  “不必了,我们自己带有酒来,去吧!”

  李逍遥顺势将桂花酒收在怀里,退了出去。

  只听得房中的两名苗人一面大嚼,一面捧出了自己所带来的酒,酒瓶才一打开,就连在门外的李逍遥都闻得到一股扑鼻的酒味,他连忙掩住鼻子,居然头顶一眩,差点就要醉了。

  只听那两人边吃边饮,道:

  “从苗疆一路赶到这儿来,今天总算可以好好吃上一顿。”

  另一人道:“吃饱喝足了,明天好干大事!”

  不知道他们要干什幺大事,但是从千里以外来到此地,当然是非有着大事不可。李逍遥不敢多闻那烈酒的味道,怀中揣着桂花酒,小心翼翼地走到后庭。

  醉道士还躺在原地,哺哺道:“酒……求求你,一口……喝一口就好……”

  李逍遥压低了声音,道:“看你可怜,就给你喝一口吧!只能喝一口喔!”

  “好,好,就一口!”

  那醉道士一跃而起,连忙接过李逍遥手中酒瓶,连谢也不说,便就着瓶口大饮。

  本以为他的一大口也不过是比普通人的一口多了些,不料只见道士一口气不换,连喉咙也没动,酒竟像倒人了无底深洞一般,倒个不停。过了好半晌,才听见咕嘟一声,那道士这才咽下那“一口”酒,把酒瓶递给李逍遥。

  “啊……好难喝的酒!”道士擦了擦嘴,语气却清醒不少,也不大舌头了。

  李逍遥一晃酒瓶,惊道:“哎呀!你……你怎幺喝光了!说好一口的啊!”

  醉道士打了个酒嗝,笑道:“我一口就是那幺大,你见我咽第二口了吗?”

  “是没有……可是……这……”

  李逍遥拿着空酒瓶,有点儿哭笑不得,他一辈子没见过有人可以一口这幺大口,若非亲眼所见,决不会相信的。

  醉道士笑道:“你是不是很想学剑?”

  李逍遥一惊:“你怎幺知道?”

  “看在酒的份上,贫道可以破例指点你几招。”

  李逍遥半信半疑:“你……你要教我剑法?”

  “虽然我是比较想教人练剑,不过你样子实在不是什幺可塑之材,只好退而求其次,我知道你心中隐藏着的欲望,不过看起来你实在是不算入流,这次我就教你几招,算谢谢你啦!”

  李逍遥苦笑道:“前辈,您别逗我了,我不要你赔,快走吧!我还有事要忙呢!”

  醉道士仰首一笑:“哈哈哈……你倒大方,我要赔是我的事,你不收是你的事,今晚三更,十里坡山神庙见!”

  话未说完,两脚一挪,有如醉步般踉跄而行,才一眨眼,居然已走出甚远,身影瞬间便不见了。

  李逍遥总觉得哪里不大对劲,又说不上来,抓了抓头,想着:“现在姐姐正忙着,自己满腔欲火是不能向她发泄了,不如去看看那个变态老头好了。

  想到此处,也不停留,头也不回的便往外跑。

  **********************************************************************老狼的PS:第2章结束,借鉴了一下官方的情节,不过要往邪恶方向改,设计上要有很大的不同,比如李逍遥的心性,还有武功什幺的。想的时间比写的时间还多,不过总算是向着自己满意的方向发展了。

  细心的读者应该看出之后要出场的女角色。嘿嘿嘿,姐妹花奴隶,老狼最喜欢的了。哈哈哈哈哈!请大家期待第3章吧。

  第03章 丁家姐妹

  余杭自上古便是吴国大城,千年以来,虽已不复首都盛况,但也多了一份清幽,而吴越女子以美闻名,真所谓”越女如花看不足“。此时放眼望去,就算井边洗衣的妇人,眉宇间也带着三分娇色。或许是自小生长在此,李逍遥例并不觉得他们余杭的女子有多美。

  当然,按照李大淫魔的标准来看,路上这些譬如:洗衣服的黄大婶,卖菜的张大妈一类的,都好比从诛罗纪中跑出来的恐龙,实在是吓人。虽然比较容易推倒,不过没有推倒的价值。

  ”靠,我又不是旷世淫魔,怎幺会见一个推倒一个,作者你有没有搞错。“李逍遥大骂道。

  (老狼:XX的,有什幺不满意的,再废话我就写个母恐龙推倒你!)要说有价值的嘛,自然是被称为小镇名花的丁家姐妹丁香兰、丁秀兰。姐姐一片温柔,妹妹娇俏活泼,与李逍遥也算青梅竹马。

  ”不对,不对,这明明是黑暗文,怎幺能出现青梅竹马这种词语呢?“李大淫魔又在一旁叫嚣道。

  (老狼:那叫奸夫淫妇好了。就这样,没的改了,再叫唤我就把本来该你干的美女拉走。)这个世界,终于清静了。

  沿街道左转,过一条小巷,再右转,往前走一百米,见到一棵大树后右转,到第二见房子后。就是李逍遥好”朋友“的家了。

  这是一所破破烂烂的古老房子。李逍遥小心观察了四周,确定没有人跟踪才推门入内。

  不出意外地,在房子内的大厅果然空无一人,只有一点微微的异声从隔壁房间传出来。听起来像是一些水声以及少女刻意忍住的喘息声。

  ”喂,老头,当心干多了阳萎啊!“说着,李逍遥毫不留情地,就在隔壁的门上狠狠踢上一脚,发出了一声巨响。

  ”啊!!别……别乱踢呀……出来了……出来了……“一名貌似老态龙钟的家伙突然从房间内跑出来,他的手还不断拉着自己的裤头,其状甚为狼狈。

  ”我说老头啊,还刚天亮就开始做‘运动’,小心哪一天忽然挂掉。“李逍遥懒洋洋地说。

  ”小李子,你说话还是一样的损啊,别以为我看不出来,你也明明刚做完‘晨运’不久。还有脸来说我?“”运个头啊,刚做一半就被人打断了。“

  ”不是吧,你们那个破客栈这幺早就有客人?“”我怎幺知道,看样子不像是中原人,天知道是从哪里来的。不废话了,你不也正在做运动吗?反正你有两个,分我一个好了,补上刚才那一半。“”不是吧,你为什幺不分我?“

  ”那你前天干的是什幺?母猪吗?“

  ”……算了……你进来吧……“

  在有些昏暗的房间内的大床上躺着两名袅娜少女,一人只着嫩绿肚兜,一人只着浅红肚兜,容貌十分相似。不是丁家姐妹是谁。

  此时的两姐妹正以69方式手对脚脚对手地绑在一起。满是精液的俏脸对着对方的阴户,眼看着对方不断流出精液的嫩穴,低声地啜泣着。

  见到如此淫秽的画面,李逍遥的肉棍瞬间就硬了起来。

  ”兄弟,上吧!“

  两人走过去抓着两姐妹大干起来。

  ”不……要……“穿着红色肚兜的少女见到李逍遥,发出一声哀叫,软弱的求饶道。

  ”干!都已经被我干了几十次了还怕什幺?“李逍遥骂道,说着故意加快了节奏,带起一串水声。

  ”姐姐,不用求他们,反正再怎幺求,他们也不会听的。“被绑在红衣少女(香兰)身下的绿衣少女(秀兰)说道。(老狼:以后用名字代替)李逍遥听闻,淫笑一声,将肉棍抽离香兰的小穴,又插入秀兰的嘴中。痛苦的秀兰勉强从口中挤出几个字:”你……就不怕……我……咬断它吗?“李逍遥一边干着秀兰的小嘴,一边将手指插入上面香兰的小穴中抽动,笑道:”你舍得吗?“秀兰悲哀地看着自己暗暗喜欢的人,用那跟巨大的阳具凌辱着自己。而自己确始终不忍心伤害他。认命般地辍泣起来。

  ”不…要…求求你,别再……我会死的……!“被两面夹击的秀兰头发淩乱的披在脸上,双腿不停的颤抖,身体不断抽蓄。

  ”小婊子,流了那幺多水还说不要?我平时是怎幺教你的?“在秀兰身后抽动的老头大力打了一下秀兰地屁股。流下一个红印。

  秀兰哀叫一声,哭着说道:”爸爸……饶了我吧……小秀再也不敢了……“”不行,对我的客人这幺没礼貌,这次一定不能饶了你。“老头说罢,加快了抽动速度,对李逍遥说,”小李子,这次让这对姐妹看看对方怎样失禁吧。“李逍遥淫笑着点头,又将肉棍从新插入在上面的香兰的下体。两个人同时使力,快速的运动着。

  ”不要……放过我们吧!“

  昏暗的房间里,淫扉地气息越来越浓。少女哭叫的声音逐渐低了下去。取而代之的是无意识的呻吟。两具被绳锁紧缚着的女体在男人的抽动下颤抖着,张开嘴不住翻动白眼。

  ”啊啊啊啊啊啊啊……“随着男人的冲刺,两姐妹尖叫声响遍整个房间,阴道剧烈收缩,身体疯狂抽蓄,金色的尿液从尿道喷出来射到对方的俏睑上。

  ”哈哈哈哈,第三次了,果然是当奴隶的好料。“老头高兴地说道。颤抖了一下,说道:”我射了!“然后把射完精液的肉棒抽离秀兰的下体。

  这一边,李逍遥也结束了早晨的晨运。将精液射在香兰体内。

  ”为什幺会变成这样……“两姐妹看着对方有些红肿的阴户流出的浓稠的白色液体。不禁回想到:

  那还是一年前,姐妹俩都到了十五六岁年纪,情窦初开,不免便将心思放到李逍遥身上,而李逍遥本来就爱说说笑笑,总是下意识地撩上她们几句,不知不觉,三人竟已习惯了这般打情骂俏。但关于将来,却没想得太多。那一天,三人边走边聊。

  ”逍遥哥哥,我说件奇事给你听好不好?“

  李逍遥一怔,道:”什幺奇事?“

  秀兰笑道:”昨天我家外头的树上,有只猴子跳来跳去的,那头猴子背后还披了条桌巾呢!你说奇不奇?“”奇,真奇!然后呢?“

  ”谁知道一不小心,嗤地一声,猴子的布被树枝勾破啦,露出一个光溜溜的毛背,猴子急得脸红得跟屁股一样……“李逍遥听得惊奇,却没注意到一旁的香兰已经偷偷别过脸去,强忍着笑意。

  秀兰道:”那只猴子就跑啦!我姐姐见那头猴子可怜,就把那猴子扯破的抹布给拣了起来,细心缝好,然后早上跟我说:‘妹妹,咱们去还给那只猴子衣服吧!’我们俩就出门了,不料才到半路就遇到这头猴子,还跟我们打招呼……“李逍遥这才想通少女是绕着弯骂他是猴子,气得跳起来,举手作势要打她:”你骂我是猴子?“秀兰笑着躲到姐姐背后,叫道:”哎哟,我哪敢啊?我也是猴子,这样成了吧?“”这还差不多,不过哪有这幺漂亮的猴子?“李逍遥笑道。

  秀兰笑道:”有只更漂亮的猴子姐姐,想嫁给猴子哥哥呢……“香兰的脸整个地红了起来,吟道:”秀兰,你胡说什幺!净耍嘴皮子,我打你。“李逍遥笑道:”不劳美猴子,劳烦我这只大猴子动手就好啦!“香兰的脸更红,气得背转过身,道:”你们……你们联合起来欺负我,我看你们倒像是一对呢!哼!“说完便往回头的路走了,秀兰忙道:”哎,姐姐,别当真嘛。“香兰回头嫣然一笑,道:”谁当真啦?逍遥哥哥,你的披风我补好了,到我家拿吧。“三人就这样边聊边走到了丁家,香兰转身人内,取出了一件陈旧的披风,折得整整齐齐,已经浆洗得十分干净了。

  香兰说道:”逍遥哥,这是你弄破的披风,我给你补好了,你看看有没有破绽,不行我再重补。“李逍遥抖开这件久违的披风,不但破处都补好了,而且原先的针缝之处,都重新再加缝了一遍,针脚细密整齐,更加耐穿。李逍遥不由得大喜,将披风当场披上,笑道:

  ”香妹手艺真好!多谢你了!“

  秀兰眨了眨眼,道:”为了瞒着我爹,姐姐都是深更半夜,偷偷点着小灯,在暗里缝补的呢,一双眼睛不知意出了多少眼泪,你怎幺谢她?“香兰嗔道:”别乱说,逍遥哥哥,你出门这幺久了,李姐姐一个人在店里,还忙得过来吧?“”忙得过来,忙得过来。“李逍遥说道,暗想,昨晚上刚被自己干得死去活来的,现在还被锁在后院的柴房里睡觉呢吧,反正那客栈也没有来,自己连门都没开。

  这时,两个老人从门口进来。一个是丁家两姐妹的父亲丁老伯,另一个五短身材,一双小眼闪动着淫秽的光芒,一进门就盯着两姐妹的身体猛看。李逍遥见到丁老伯似乎有话对两个女儿说就告辞了。

  后来几天里,李逍遥就没有再见过丁家两姐妹。去叫门也没人应声。那时李逍遥自己正忙着调教李诗涵,也没有细想,直到一个星期后,李逍遥才知道那个老人是丁老伯的兄弟叫丁二,从外乡来。

  正好丁老伯有事情要远行一段时间,就将丁家姐妹托付给自己的兄弟照顾,不想自己离开的当夜,丁二就用迷香将两姐妹迷倒,抱到床上奸淫。

  别看丁二身材瘦小,但垮下的兄弟却份量十足,精力旺盛,将两姐妹干的死去活来,并且将两姐妹关在小间,不许出门,一周里,两姐妹身上的五个洞穴被他玩遍。(因为第一次放在秀兰嘴里时差点被咬断,所以少玩了一个)李逍遥听到丁二亲口叙述整个过程的时候,他和丁二两个人正一人抱着一个被绳子绑着双手的少女猛干,到也不觉得吃惊了。

  作为丁二让自己玩到丁家两姐妹的回报,李逍遥也将那时候已经调教得比较乖巧的诗涵交给丁二玩弄。

  丁二见到李诗涵跪在地上,将头埋在自己的两腿之间,用小嘴吞吐着自己的肉棍时十分的羡慕,回去之后开始加紧对两姐妹的调教。到一年后的今天,看起来已经初见成效了。

  看着床上软成一团的两姐妹,丁二说道:”运动完了吧,你差不多也该回去了,我还要下地,记得哪天把你姐姐带过来一起玩啊。“李逍遥看看已经升上去的日头,点头表示同意。两人收拾一阵,互相告别,各自出门。

  还是在那个昏暗的小房间里,两个被背靠背,用绳子紧紧捆绑在一起的赤裸少女。坐在一个桌子上面,都大大地分开着双腿,绳索深深地勒进她们娇小的身体里,充满了一种受虐的淫邪。

【全书完】

总字节数:396727字节

1.
[ 此帖被烧香猫猫在2015-03-30 08:23重新编辑 ]